論壇廣播臺
廣播臺右側結束

主題: 笑問客從何處來

  • 想起你的笑
樓主回復
  • 閱讀:8395
  • 回復:1
  • 發表于:2019/11/1 23:58:51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平輿社區。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笑問客從何處來

陳東建

     2019年10月3日,時值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舉國歡慶之際,長沙礦山研究院(原冶金部最大的研究院)教授級高級工程師高子棟先生及妹妹高愛月女士攜子女回到闊別多年的平輿縣高楊店鎮西高莊村。

    高子棟,1939年出生于河南省汝南縣高老仁店(現河南省平輿縣高楊店鎮高楊店村),1944年起在高楊店國民小學學習。后又跟著街上高鵬飛老先生讀了兩年的私塾。解放后,1953年畢業于高揚店中心小學。隨著我縣教育的發展,他先后在平輿一中、平輿二中和平輿三中讀書。1959年畢業于汝南高中,并考入東北工學院(現東北大學)。1964年畢業并分配到長沙礦山研究院。高子棟先生長期從事金屬礦山平巷掘進機械和掘進機械化方面的研究。他參與研制成功的"新一1型平巷快速裝運卸機械化作業線",創造了平巷獨頭月掘進1058.8米的全國紀錄,居世界第三位。當時,冶金、煤炭、化工三部聯合在現場召開了取經會。這項科研成果1978年獲全國科學大會獎。1979年高子棟先生被冶金部評為“礦山機械化積極分子”。1985年他應邀參加在英國召開的國際隧道學術會議和技術展覽會。會上,他宣讀的論文《中國兩個地下礦山的平巷掘進機械化》受到同行專家的好評。這也是長沙礦山研究院建院以來第一個出國宣讀學術論文的人。回國不久,高子棟先生即受到平輿縣政府的邀請,請求他平輿縣的發展出謀劃策,回縣后,他進行了認真地走訪和考察,結合平輿縣的實際情況提出了中肯的建議。1990年后,根據國家的發展需要,高子棟先生又從事高壓水射流和磨料水射流的研究。他們小組研制成功的《懸浮磨料水射流炮膛清洗機》獲部級二等獎,并應美國水射流協會的邀請赴會宣讀了相關學術論文。

     高子棟先生此次返鄉,先于10月2日到達平輿縣城,下榻在平輿縣賓館,并受到縣政協有關領導的熱情接待。

    10月3日上午,高重言、高重理、高重恒、高重久、高重耀等幾個侄兒分別從北京、鄭州等地驅車趕回西高莊。高氏族人及親戚近百人聚集在高重久家,由高子敬、高子芳帶領,舉行了簡短而熱情的歡迎儀式。高子棟及子女與前來的親人們一一握手,親切交談。

     上午11點,祭祀活動開始,高子棟先生及子女一行人先來到爺爺、奶奶墳前,擺上供品,倒上美酒,點燃紙錢,鳴放鞭炮。依次行跪拜禮。

      高子棟的爺爺名叫高東斗,清末民初西高莊紳士,家有良田八十畝,靠近八姓莊,因附近村民偷盜、毀壞莊稼而與八姓莊土匪結怨,1924年冬,八姓莊土匪綁架了高東斗的弟弟高東奮,土匪不要贖金,只要人命,眼看弟弟要被撕票,高東斗挺身而出,說弟弟還年輕,自己愿意代替,義無反顧地換回了弟弟,最終被土匪槍殺。奶奶劉氏,出生在金劉村,是大家閨秀。高東斗遇害后,劉氏獨立支撐,勞苦功高。把孩子們養大成人,娶妻生子。高東斗夫婦育有四子:高順天、高中天、高鳳天、高慶天。

   祭拜完爺爺、奶奶,在族人的幫助下,把祭品挪到田間小路南邊父親高順天墳前,高子棟先生長跪不起,泣不成聲。 父親高順天,生于1895年,九歲入私塾讀書。1912年入汝南高小上學,同年加入同盟會,1913年考入河南省第二中學(開封)并由同盟會改入國民黨。時值袁世凱擔任民國大總統,河南督軍張鎮芳是袁世凱親信。因火藥局爆炸事件,張鎮芳借口是國民黨所為,殘酷槍殺國民黨員近百人,第二中學教師及學生也有十幾人被殺。河南的國民黨員被迫撤退,高順天于1915年被迫輟學,投筆從戎,投入陸軍第七旅,歷任排長、連長。第七旅解散后,他因自幼愛好篆刻,又來到省會開封掛牌刻章。1924年冬,因父親在老家被土匪王某某槍殺,返鄉料理喪事。1925年,因陜軍在河南作惡多端,河南人民以豫人治豫的口號組織起豫人抗陜起義軍,高順天參加了豫軍第十路軍,司令任良甫(汝南馬鄉人)。第一旅旅長岳國屏(蘭考人),他在該旅任副旅長。1926年,國民革命軍進行北伐,占領武漢,經任良甫介紹讓他到漢口加入黨組織參加北伐軍,并派一位姓何的同志在駐馬店與高順天談話。并約訂了行程,怎耐他當時腿部生瘡,行動不便,未能如愿。任良甫又來信讓他去漢口領取國民革命軍頒發的憑證,于是命丁喜長(沁陽人)隨何同志領來河南宣撫使及豫南招撫使兩個證令和張參議的一封親筆信,另外還有一筆活動經費。讓高順天在豫南發展隊伍,配合北伐。丁喜長回到駐馬店,讓張學孔把證件轉交于他,丁喜長竟然攜款潛逃了。

      1927年夏,高順天腿疾痊愈后,前去漢口尋找黨組織和任良甫,適逢汪精衛發動七.一五反革命政變,國民黨清黨論派,任良甫部已經轉移到信陽,在任部駐地僅見到任元志同志,他與任元志等五人一直等了幾個月,任良甫音信皆無,蔣介石當局對革命人士的屠殺一天比一天嚴重,他們五人多次轉移也無法藏身,只好來到信陽長苔關,又遇到馮玉祥部營長趙玉堂的突襲,王榮田等三人犧牲,高順天與任元志喬裝打扮躲過敵人收捕,逃到東山劉興庵處,等了二十多天,再也無法與組織聯系,于是冒雪回到西高莊,任元志在西高莊住了二十多天,又動身去漢口尋找組織,而此時高順天腿疾復發,不能走動,沒有同行,他的腿疼病四年后才治愈,與他聯絡的同志漸行漸遠,他如同風浪中一葉小舟,慢慢地擱淺在了西高莊。其間多次被國民黨汝南縣政府傳喚、收押,因無確鑿證據又被釋放。

    1937年,高順天脫離了西高莊兄弟四人的大家庭,在高楊店街做起了小商販兼刻印章的生意。那時高楊店集市還在寨里面,寨內的十字路口一帶最為熱鬧。他先是租住在路東楊文亮的幾間臨街房里。高子棟先生就出生于此。后來買下了現在楊柏勤住處的幾間臨街房和一個后院,幼女高愛月就出生在這里。

    解放后,為了響應黨的號召,高順天所經營的自卷紙煙、食鹽、香油、生鐵貨交給了供銷合作社,入了股,專營刻章。高順天當時被縣統戰部認定為民主人士。在十年浩劫中,曾多次受到過沖擊迫害,均被縣統戰部打招呼制止了。因其二弟和三弟早逝,侄子高子敬和高子更便跟隨他學習刻印章的技藝。上世紀五十年代,他還先后參加了平輿縣、信陽地區舉辦的書畫展覽。他的篆刻印章的藝術,博得了行家們的好評。

    1958年大躍進時,高楊店掀起了一股大搬家的歪風,要求高楊店人全部搬遷到夏莊、姬莊。高順天家干脆搬回了西高莊,而把高楊店的老宅轉讓給了楊文堂。1979年10月,高順天先生在西高莊無疾而終,享年85歲。

    祭祀結束后,高子棟先生及妹妹高愛月女士設宴招待了族人及親戚。八張餐桌擺放整齊,菜肴樸素而豐盛,七十多名親朋團團圍坐。高子棟先生致辭,他說:“我和妹妹愛月攜子女回鄉與親人團聚目的有兩個,一是我和愛月年齡越大,對家鄉的思戀之情越濃,回家看看成了我們最大的心愿。孩子們出生在千里之外,學習、工作很忙,從出生到現在還沒回來過,適逢國慶長假,我認為應該帶他們回鄉認祖歸宗;二是我父親到今年已去世整整四十周年了,所以,我一定要帶他們回鄉祭拜我恩重如山的父親。為了增進了解,加深血濃于水的骨肉親情,我向大家介紹一下孩子們的情況:這是我大女兒,名叫高峰,“山到絕頂人為峰”嘛,學法律的。現擔任長沙礦山研究院人力資源部處長。這位是大女婿蔡文佳,他是長沙一個大賓館的經理。他倆是同學。

    小女兒高路,她出生在一個云霧繚繞的山區,名字取自毛主席詞——高路入云端。她是國內知名大學法學碩士,現在上海一家美資企業擔任法務總監。女婿張曙東,留美法學博士,現在上海創辦了一家律師事務所。

我也替愛月介紹一下她的兩個女兒:吳小紅,她是長沙市公交車駕駛員,在平凡的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成績,她先后被評為長沙市、湖南省以及全國三八紅旗手、勞動模范,并當選黨的十九大代表。吳小冰,是商業方面的行家。

    在座的各位親友,大部分是第一次見面,飯后我們再暢談交流,也歡迎大家在方便的時候到長沙、上海來玩。”

    滿院親友喝彩聲一片,掌聲雷動!席間,歡歌笑語,氣氛熱烈,觥籌交錯。聽不夠的鄉音,聊不完的鄉情。

   飯后,高子棟先生一行人分別拜訪了“子”字輩七家同宗兄弟,并祝健在的兄弟姊妹們健康長壽。高愛月女士自幼腿有殘疾,去湖南之前,曾在村里參加集體勞動,同族姑嫂姊妹總是干完自己的任務,前來幫忙,親人無私幫助讓她魂牽夢縈,此次回鄉,她懷著感恩之心,邁著艱難的步子一一拜訪,牽手長談。

  歡聚的時間總是那么短暫,轉眼間天近黃昏,親人們紛紛提著精心準備的土特產送到村口,香油、芝麻、芝麻葉、細粉、還有一筐紅柿子,堆滿了道路。禮物包含的情分超出了禮物的價值,禮品有價,情誼無價。高子棟先生感動地熱淚盈眶,不住地說:“親人的心情我收下了,可大家拿的東西太多了,你們看,就這十壺香油有一百來斤,我們怎么拿?路又那么遠,我們實在拿不了這么多,大家拿回吧,拿回吧……”最后,大家還是把各樣東西全部塞進了車里。天色已晚,兩輛小汽車在親人們的簇擁下,揮手中,緩緩地離開了西高莊,車上承載著親人們依依惜別的深情和彼此之間殷切祝福。

   10月4日上午10點,三輛小車停在了高楊店寨內三岔路口,高子棟先生一行十幾人來到了楊柏勤住宅旁,久久站立,他說:“我童年時的家就在這,是高楊店的水土養育了我。愛月,你還記得不?我們院內有兩棵碗口粗的棗樹和一棵杏樹,還有兩棵石榴樹,沿南側一字排開。在后門里邊,廚房西側,還有一棵一摟粗的椿樹。”高愛月女士連連點頭。聽到說話聲,高國文的愛人從院里走出來,詫異地問:“你們是哪來的客呀?”“我們不是客,是你的本家,也是你們的老屋鄰居!”高子棟先生笑著說,“你父親叫高心一吧?我該喊哥的,我是你的叔叔回來了。我家原來就住在你家前面。”高國文的愛人忙把他們往院里讓,氣氛頓時熱烈起來,一陣爽朗的笑聲響起來……熱情好客的高楊店人不一會圍了一堆,大家不住地打招呼,愉快地攀談起來。

    他們又沿著童年無數次走過的上學路,來到了高楊店國民小學舊址,站在西大寺大殿前,高子棟先生說:“這座大殿建于明朝后期,原先殿前有座石碑,已經有近400年的歷史了,山西匠人為了攆地氣、趕風水,先在廟灣蓋了山陜會館,再蓋了西大寺大殿。上世紀40年代,國民黨員高楊店人高獻廳先生創辦了高楊店國民小學,這座大殿就是他的辦公室。我的小學時代就是在這度過的。”

     隨后,高子棟先生又帶領女兒和女婿們趕了一趟高楊店集。這天正好是9月初6,人們剛收完秋、犁了地,街上車水馬龍,熱鬧非凡,讓一直生活在大城市的女兒及女婿們對平輿縣這個中部平原的農村鄉鎮集市,感到諸多新鮮和好奇,頻頻用手機拍照和錄像。高子棟先生徜徉在街頭,浮想聯翩。他想起了童年時伙伴們在一起玩耍的樂趣,想起了少年時學友們學習的熱勁和純真的友愛,想起了青年時朋友們的深厚友誼……如今已是白發蒼蒼的老人了。當他看到身邊走過的那些天真活潑的孩子們時,不禁想起賀子章的詩句: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
用心寫好每一篇文章!
  
  • 想起你的笑
樓主回復
  • 發表于:2019/11/3 19:10:12
  1. 沙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可讀,強!
用心寫好每一篇文章!
  
二維碼

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
加入簽名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法甲最新积分榜